股票代码:SH600122

所有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 新闻中心 >> 媒体聚焦 >> 【雅昌艺术网】2.6亿港币!匡时香港2017秋拍交出稳健成绩单

【雅昌艺术网】2.6亿港币!匡时香港2017秋拍交出稳健成绩单

浏览次数: 日期:2017年10月10日 11:48

  10月2日,匡时香港2017秋拍吹响号角,从上午10点开始,“瑰丽珠宝及时尚专场”、“存膳滋养——补品保健专场”、“琥珀经年——酒久堂陈年茅台专场”、“现当代书画专场”、“玉之美——文玩杂项专场”、“集瑞——中国艺术品专场”交出了稳健的拍卖成绩单,总成交额2.6亿港币,其中“集瑞”专场以1.39亿港币领跑整个匡时香港秋拍。

 

匡时香港2017预展现场

匡时香港2017预展现场

 

 刘丹《山原的凝视》刷新个人纪录

  在现当代书画专场,艺术家刘丹作品《山原的凝视》以850万港币落槌,1003万港币成交。不仅刷新了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,而且成为全场价格的top1。此件《山原的凝视》,是刘丹受让·奥古斯特·多米尼克·安格尔的名作《露易斯·奥松维尔夫人》的启发,画中人的眼神让刘丹心中闪现出了一脉奇幻的山原。山原旷其盈视,川泽纡其骇瞩,艺术家将古今中西的经纬弥合在了一仁瞳孔之中。

 

刘丹 《山原的凝视》

 

   紧随其后的萧晖荣《君子之风》以200.6万港币成交,林风眠的《苇荡秋鹜》则以188.8万港币成交价位居第三,在《苇荡秋鹜》一作中,不同浓淡的水墨构成了画面的丰富层次。河岸边的芦苇利用传统的书法性用笔加以改造,用一种源自青花瓷绘的露锋笔结合水墨的特性,表现了草叶随风斜飞的迅疾流动之感。山水氤氲之间,一行浓墨飞鸟掠过,横势的渺远天地间,仿若有鸟叫回荡,更显画面空荡悠远,孤静之感油然而生。

 

萧晖荣 《君子之风》(局部)

 

 清乾隆蟹甲青釉梅瓶远超估价成交

  此次匡时香港秋拍的重头戏“集瑞——中国艺术品专场”在晚上19:20拉开序幕。最先出场的青铜器部分就没有人在座观众失望。出自奥地利著名收藏夹、建筑师Julius Eberthardt(1936~2012年)的旧藏——商代晚期青铜共父乙鼎从550万港币起拍,经过几番竞逐,最终以640万港币落槌,成交价为755.2万港币。此件青铜器高26.7厘米,体型较小,三足造型为典型的商代晚期青铜鼎。鼎内壁有铭文“共父乙”三字,应为“共”氏祭祀“父乙”之器。1978年陕西凤翔长青镇曾出土共父乙甗,亦为商末周初器,与此件铭文相同,应为一主之器。

商晚期 青铜共父乙鼎

 

  接着一件西周的兽面纹方鼎又以750万港币落槌,成交价885万港币,此方鼎带有25字铭文,极为珍贵,据考证,此方鼎原来应为一对,另一件现存于上海博物馆,并是其镇馆之宝之一。

西周 兽面纹方鼎

 

   在瓷杂部分,清雍正紫金釉鹦鹉耳扁瓶率先以590万港币成交,雍正官窑瓷器,以精细著称于世,尤其是在颜色釉方面的成就卓越。此件鹦鹉耳扁瓶依循汉代古青铜器及陶器风格制作而成,典雅简朴,造型新颖,极为少见。线条流畅,比例协调,造型端雅,华丽俊秀,纤巧柔美。外壁施以紫金釉,色泽匀净,醇厚古雅,胎釉精良妍丽,将釉色之美与工艺之美完美地结合在一起。

 

清雍正紫金釉鹦鹉耳扁瓶

 

    最被看好的几件瓷器之一——清雍正孔雀毛炉钧釉弦纹塔式瓶不负众望地以507.4万港币成交。此瓶造型极为罕见,为雍正朝重大节庆时所特制。雍正帝对此瓶的造型似乎情有独钟,因此在相同器型上施不同的釉彩。在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雍正瓷器中,就有五件造型相同的瓶,都被著录在紫禁城出版社出版之《故宫博物院藏清代御窑瓷器》。本品通体施炉钧釉,形成长短不一的垂流条纹,有的弯曲,有的垂直,如同五彩缤纷的孔雀尾羽,又似一汪湖水,清波荡漾,极为精美。

 

清雍正孔雀毛炉钧釉弦纹塔式瓶

 

  整个瓷杂部分的最高价出现在738号拍品——清乾隆蟹甲青釉梅瓶,作为集瑞图录的封面之一,在拍卖之前已是备受关注,估价在350~450万港币。蟹甲青釉为清代官窑著名的色釉品种,在清档中被称为‘厂官釉’,因色似蟹甲青色般点点青绿而得名,雍正朝始烧。蟹甲青釉色呈深青绿色,类螃蟹壳色,故而得名。梅瓶造型雍容挺拔,端庄大气,短颈丰肩,长腹下敛,体态秀美端庄。全器内外满施茶叶末釉,釉质肥糯细润,釉色黄中带青,其‘黄杂绿色,娇娆而不俗,艳于花,美如玉,范为瓶,最养目’,口沿处色淡露胎,颇具韵味。整器无需人工雕饰,为以釉色天然自成,典雅隽秀的器形与润泽瑰丽的色釉完美地结合,其天然韵致使人领悟到古人非凡的审美情趣,体现了中国陶瓷艺术美观与实用的完美结合的真谛。经过几轮激烈的竞拍,最终以远超估价的670万港币落槌,成交价为790.6万港币。

 

清乾隆蟹甲青釉梅瓶

 

  此外,器型小巧的明成化斗彩花卉纹高足杯也是不少藏家青睐的对象,此斗彩缠枝莲纹小高足杯,器形小巧可爱,比例匀称。外壁饰斗彩缠枝花卉纹,由青花勾勒外轮廓,釉上填黄、红、绿彩,釉面上下,相互映衬,脱俗雅致。分别以矾红和青花涂绘花芯和花瓣,枝叶宛转缠绕,喇叭形高足起凸弦纹,其上下分别饰朵花,近底处饰如意头纹。整器纹饰描绘细致,釉彩莹润,平等青发色凈穆幽雅,釉上彩淡雅秀丽。给人以鲜明清新的艺术感受,实为难得斗彩器之佳作。最终以460.2万港币成交。

 

  傅抱石《唐人行乐图》:用真情描绘的精品

  在书画部分,傅抱石1946年所作的《唐人行乐图》以719.8万港币成交,成为书画中的最高价作品。傅抱石的女儿傅益瑶曾说:“父亲画仕女画,是抗战入蜀之后才开始的。人在最痛苦的时候,心灵最受压抑的时候,在生与死的岐路上徘徊的时候,给人以信念,给人以理想,给人以温情与希望的是甚么呢?那就是美,美比任何道理都更接近真理,而女性美又是聚一切美于一身的存在,更是灵魂的寄托之所。父亲在战争的时代里创造出他理想的美人,可见他心中的希望之泉从来没有干涸过。”日本当代最著名的美术评论家河北伦明先生屡屡赞叹说;“傅抱石的仕女画太富有魅力了,没有人会对之而不心动的,这已经不是仅囿于中国画这个范畴里的问题了,对中国画熟悉也好,不熟悉也好,都能感受,都能陶醉,因为傅抱石在画里倾注的不是技巧,而是真情。

 

傅抱石 《唐人行乐图》

 

  张大千的《黄山松涛》最终以519.2万港币成交,黄山一直是大千心中最喜爱的名山,是他取之不尽的作画题材。大千先生在1927,1931,1936年三次登临游览黄山,他从1927年初游黄山就开始画自己心中的黄山。1949年大千先生离开大陆之后,再无归期,无数次以手中之笔再写对黄山的怀念。他说,出国以后他游历了那么多的欧美山川,但始终还是对黄山的印象最深,“黄山的松、石、云海,奇妙不可测,所以中国画里头最好的风景是黄山”。

 

张大千 《黄山松涛》

 

   此幅《黄山松涛》既是大千先生心中从未忘怀的黄山。回忆他与门人子侄辈登黄山光明顶之行。画面由巍峨气势的光明顶为主体,以淡墨晕染出云海,近景处写巨松一枝,巧妙的表现出了黄山云海的远近层次,自己策杖行吟于光明顶之巅,一下子,山变得活了,有灵性了。在这幅画里,以赭石画山峰和花青染松,淡墨红枫,用色用墨来营造出黄山那“奇妙不可测”的自然景象,整幅画润厚俊秀,精巧绝美。

所属类别: 媒体聚焦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